?????自从上次纪明宇走后,恒言算是过上了没有纪明宇的日子。

????纪明宇就是恒言身上的浓疮,挤掉会留下黑色的疤痕,不碰却又很疼,只有把他从恒言身上完完全全地给剔除掉,恒言可能会稍微好过一些。

????原以为何凉回来了之后,所有的日子将会绕着正常的轨迹去运转,起床,吃饭,工作,回家,睡觉这种循坏周而复始,可是一切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已,当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说纪明宇病重的时候,恒言明白,那场暴风雨还是气势汹汹地过来了。

????何凉托着腮看着恒言这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起来:“到底怎么了,凳子上有虫子叮你啊?”

????恒言握着手机有些心神不宁,他现在没有心情跟何凉开玩笑,如果他照着短信给的地址去了,这种平静的生活可能真会像往里面扔进了一个大石块儿,水花四溅,如果不去,他心里面又纠结成一团,于洋在哪里,为什么病重了要给他发短信,为什么不去找于洋?

????这种糟糕的情绪让恒言头疼地开始撞桌子,恒言那脑壳子可能是铁做的,撞得桌子“砰砰”直响,却一点都不觉得痛,眼看着恒言又要撞下去了,何凉手一伸,正好隔在了恒言的头和桌子间,恒言就这么一头撞下去,把何凉疼的皱了皱眉。

????“疼……疼吗……”恒言看何凉的手背都已经被他撞红了,吓得用手摸了摸说,“你没事挡什么呀你。”

????何凉看着恒言那紧张的样子,不由地笑了起来:“就你这铁头,我怕你把我办公桌给磕两半儿了,贵着呢。”

????“怎么可能会磕两半儿。”恒言拍拍何凉这结实的办公桌说道,“就拿砖头拍都不会成两半儿,估计桌子没事,砖头要碎成两半儿了。”

????“你也知道桌子没事啊,砖头都能碎两半,何况是你的头?”

????神经粗条的恒言看何凉原来是担心他脑袋啊,于是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心疼我就直说嘛,干嘛还讽刺我一下。”

????何凉还没说话,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一个穿着护士服的护士匆匆忙忙地进来说:“何医生,有个病人现在急需要手术,院长让你赶紧准备一下。”

????她说完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个恒言在,她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何凉:“何医生,我不知道你有病人在,这……”

????恒言一看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赶紧对那护士摆摆手说:“不不不,我不是病人,不用管我,你们继续。”

????何凉起身看着恒言说:“我先走了。”

????恒言看着何凉微微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就在何凉快要踏出门的时候,他回头突然冷着眸子看着恒言说:“不许见那个人。”

????恒言捏紧了手里的手机,然后点了点头没再多话。

????恒言总是会想他跟何凉算什么,他跟纪明宇又算是什么,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另一个是蛮横无理对他做了很多错事的人,恒言总是想把纪明宇从他身边剔除掉,可是他却死活也做不到。

????当初顾北喜欢林暮箫的时候,恒言不停地劝他放弃那个人吧,可是当恒言自己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恒言才知道,在感情上说“放弃”两个字是有多么的艰难。

????他看着何凉空荡荡的办公室,看着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折射进来,在瓷砖地面上折射出好看的彩虹色,恒言的心里很空,就像失去了一大块的空,他看着手里握紧的手机,最终还是写下了一张“我走了”的字条放在了何凉的桌上。

????何凉,对不起,有些事,我必须得弄明白,我得知道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些没人能告诉我,我得自己去找。

????恒言在火车站里,手里捏着刚买的火车票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疯了,他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看着每个人都神色各异地坐在那里等着车,而他又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坐在这里呢?

????恒言以为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在回来这个地方,这个有纪明宇的地方,就连呼吸都感觉的到他的存在。

????恒言以为自己换了手机号,换了住址,换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他就能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了,可是这该死的情况却并没有好转。

????他站在这个城市里,心里发酸的想哭,黑夜里的大都市,灯火辉煌,人潮拥挤给人一种迷失自我的彷徨,恒言下车的时候,看着背着包,拎着行李箱的人,一个个从他身旁擦肩而过,眼睛突然红了起来。

????我又回来了啊。

????短信里给的地址不是医院的地址,那个地方是恒言闭着眼睛都能摸到的地方,那个被纪明宇捡回来又被纪明宇抛弃的地方,恒言怎么可能会忘。

????电梯门口大大的“电梯维修”,让恒言心里不由自主的又想起那天,于洋摔下去的那天,这该死的破电梯也是在维修中吧,明明是富人住的地方,花了那么多钱却时不时出一些问题,想想也是很可笑。

????恒言经常会想,如果那天电梯没坏,于洋是不是就不会摔下去了,那样的话,纪明宇也不会扇他一巴掌,然后连可怜都没有的把他赶出了家。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这件事,纪明宇还是会把他丢了的,于洋对于他而言多么重要,恒言又在他心里算得上什么?

????站在纪明宇家门口站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敲门,不知道要不要面对他,恒言心里那道坎,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垮过去。

????何凉看见恒言给他留的字条,疯了一样地给他打电话,可是恒言的手机只有空洞的“嘟嘟”声作为回应。

????恒言不知道那扇门里会有什么,他就像个迷失的羔羊一样误打误撞,所以当他敲开门的时候,他才知道前面是悬崖,可他已经踏进去了。

????恒言会想,他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看见陌生号码发的信息,回拨过去没人接,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过来了,当一只有力的手把他拽进来然后用毛巾捂住他的鼻子和嘴的时候,恒言心里只是骂了自己一声“傻子”,然后昏迷了过去。

????如果知道前面是陷阱,还会像个白痴一样跳吗?

????因为那陷阱上面写了纪明宇三个字,却如同傻子般跳进去的恒言,他是活该。

????恒言醒来看见自己就这么衣服被脱光了扔在那张大床上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反应才是恰当的,浑身发烫,口还很渴,身子就像被掏空一样的需要东西填满的时候,恒言才知道原来是被下药了。

????头顶打着的闪光灯,面前的摄像机,坐在摄像机旁的人,一切让恒言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当于洋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恒言才明白过来,这不是梦,一切都是于洋设计好的。

????于洋走上前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赤?裸的恒言说:“你在男人床上也是这副表情勾引别人的吗?”

????恒言不懂,他不懂为什么于洋要这么对他,他已经安静的退出,把纪明宇还给他了,可是他还有什么不满?

????“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身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像是没了骨头一样,无力地坐在床上,恒言是咬着牙才这么撑在了这里没有倒下去。

????头顶上的白灯照的恒言眼睛疼,一切就像是一场虚幻的镜像一样,让恒言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于洋看着恒言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伸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恒言,我要你身败名裂。”

????于洋恨恒言,恨他把原属于他的纪明宇给抢走了,恨他让自己过成了现在这副惨淡样,他明明可以跟纪明宇在一起的,明明可以像以前交往时候那样的恩爱,可都因为恒言的出现,一切都毁灭了。

????于洋打了个响指,让门外等候多时的男人们都进来了。

????“恒言,你不是缺男人上吗?你不是扔掉了我的纪明宇之后立刻寻了新欢吗?纪明宇知道你骨子其实本来就贱吗?你欠男人干啊,我帮你找了这么多,要哪个?这个还是那个?算了,要不全来吧,反正你后面都松了,一起上的话,应该也承受的住吧?”

????恒言看着疯了似的于洋,突然笑了起来,笑的一脸怜悯:“于洋,我原以为我是最可怜的那个,现在我发现你才是那个最可怜的啊,我已经把纪明宇让给你了,你还是不知足啊,你要他什么,百分之百的爱吗?纪明宇他给你了,你自己不明白而已,我不过是你的备胎,你又何必做出这种侮辱人的事情出来?”

????“因为我恨你!恒言你他妈的别给我摆出这副恶心的样子出来!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于洋讨厌面前这个人,看着他就有种看着当初的自己的感觉,可是于洋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

????最害怕的不是说看见了一个比自己各方面都要好的情敌,而是害怕看见一个跟自己以前的样子太过相像的情敌。纪明宇总说他爱的是以前的于洋,干净善良,而现在于洋早已经忘了当年那份纯真善良是什么样子了。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371shui.com/11_93201/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