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瑾遥本来这人个子长的就高,脸长得又好看,走路上回头率也算是挺高的那种人,但因为他那副冷冷地拒人千里的这张扑克脸,原本是能让那些路人甲乙丙丁看一眼,心里感叹一句然后就直接走过去了,可是今天……

????偏偏手里揪着一个哭天喊地的书远小朋友,这一路被人看的,杨瑾遥恨不得拿个东西把杨书远的嘴给堵起来了。

????“爸爸笨蛋!”

????“我不要跟爸爸好了!”

????“大笨蛋!”

????杨书远哭的撕心裂肺的声音,顾恒就算隔了两扇门他都听见了,刚打开门就一团不明物体往他身上一扑,顾恒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这才站稳了,杨书远眼泪汪汪地搂着顾恒的腿叫起来:“妈妈,爸爸是个大笨蛋!”

????“你打他了?”顾恒看着面无表情的杨瑾遥问了一句,“这怎么就哭成这样了?”

????“他们老师说他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了,结果把人家眼角那儿直接打出血了。”杨瑾遥脱下外套往沙发上一放,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倒了点水润了润嗓子,今天出去一天,一点儿水都没喝,结果还被杨书远这个小混蛋给喊得心里烦躁的要命。

????“杨书远,你给我站好了。”顾恒看着怀里这熊孩子,皱着眉头把他拉直了让他站在自己面前,“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跟人家打架?”

????杨书远委屈地闭着嘴不说话,任凭顾恒怎么问,他都闭嘴不说。

????杨瑾遥冷冷地看着他来了一句:“你要是这样的话,晚饭也别吃了,杨书远我们平时怎么教你的,是不是说了别什么事都想着用暴力解决?”

????杨书远低着头用力地擦了擦眼泪,不觉得自己做错的杨书远小朋友,赌气地抱着自己的书包甩下一句“饿死我算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到了房间。

????顾恒看着他紧闭的房门,然后看了看杨瑾遥说:“你就不能语气好点儿跟他说话吗?你瞅瞅……”

????杨瑾遥把口袋里的名片往茶几上一扔,然后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他就是被惯坏了,一身臭毛病。”

????顾恒看看杨瑾遥,然后又看看杨书远房间死死关上的门,叹了口气地坐在杨瑾遥身旁说:“你说,我们俩是不是不适合做家长啊。”

????杨瑾遥挪了一下,正好把头枕在了顾恒的腿上:“干嘛突然这么想?”

????顾恒低着头用手拨了拨杨瑾遥的头发说:“书远这孩子脾气挺好的,不知道最近怎么了,脾气越来越差了,是不是我们对他的关心不够啊?”

????杨瑾遥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说了声:“等会儿我去看看他。”

????对于杨瑾遥而言,从小就是他妈管着他,说管,其实也没怎么太操心他的事,杨瑾遥打出生那会儿起,可能是因为比别人在智商上领先了许多倍,所以性格上也比别人孤僻那么许多倍,他不哭不闹,没事喜欢一个人独处,杨瑾遥这个来自外国的妈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这个粗线条的女人觉得这是个正常现象,小孩子本身天性就多种多样,干嘛非要把她儿子引到跟别人一样的路上去,所以她任由着杨瑾遥去做他喜欢做的事。

????杨瑾遥就这样保持着他安静的童年,一直保持到了陆浩延的到来,陆浩延就像是一场夏天的暴雨,来势汹汹,杨瑾遥那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正常的小孩都是这般闹腾的。

????他不懂该怎么同孩子相处,不懂哪种相处方式才是正确的方式,所以他完全不知道怎样才能跟杨书远建立一个良好的父子关系,毕竟杨瑾遥自己跟他爸的关系就很差。

????白天实在是跑的太累了,就这么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里那胖胖的姑娘指着杨瑾遥恶人先告状地诬陷他,当所有人都指责他的时候,只有顾恒站了出来为他辩解,那好像都是小学时候的记忆了,杨瑾遥那时候连辩解都不愿意辩解,可是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了。

????杨书远,会不会有什么事藏在心里,只是不愿意跟他们说而已。

????等到杨瑾遥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身上还搭着杨书远的小毛毯,顾恒看着杨瑾遥醒了,于是端了杯热水走了过来说:“白天着凉了吗?刚刚都发起烧来了。”

????杨瑾遥接过顾恒递过来的药片和水之后,就着水把药片给吞了下去。怪不得他一直觉得身体不舒服,原来是发烧了啊。

????“晚饭也没吃,肚子饿不饿啊?”顾恒担心地看着杨瑾遥,害怕他一不小心又烧起来了,之前整个人都有些犯迷糊了,他还是又敷冰袋又给他喂退烧药,这才把他烧降了些。

????杨瑾遥艰难地撑着沙发坐直了,嗓子有些嘶哑地问道:“几点了……”

????“九点多了,要不要喝点粥啊,煮了点粥。”

????“那家伙吃了没?”

????顾恒看杨瑾遥生病了还想着书远那小混蛋,整个一刀子嘴豆腐心,顾恒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吃了,还能把他饿着不成?他知道你发烧了,特地拿了条毛毯给你盖着,生怕你冻着。”

????杨瑾遥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神色温柔了许多。

????“粥先烧一会,我等会儿吃。”

????确实要跟杨书远好好聊一聊了,什么情况都没了解就直接把杨书远骂了一顿的自己,真的跟杨书远说的一样,是个笨蛋啊。

????顾恒指着微波炉刚想说“粥马上就好了”,看着杨瑾遥径直往书远房间走去,他就乖乖闭上了嘴,他们俩个人是该好好谈一谈了。

????相比于顾恒,杨书远会更听杨瑾遥说的话,并不是说因为杨瑾遥凶的原因,而是因为杨书远一直都很崇拜他这个爹,虽然说出来顾恒心里有点受伤,不过这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杨瑾遥确实在很多方面都很厉害。

????杨瑾遥推开杨书远房门的时候,杨书远先是一愣,然后又别别扭扭地把头一扭没再看他爹。

????“书远,谢谢你。”

????杨瑾遥的道谢让书远的脸红了红,他勉强看了一眼自家爹说:“爸爸,你回房间躺着吧,病人要多休息。”

????“学校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杨书远摇了摇头用着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说了声“没有”,杨瑾遥看他那明显的撒谎样,叹了口气说:“书远,我是你父亲,我有义务去保护你。”

????看着杨书远眼眶唰的红了,杨瑾遥无奈地伸手揉了揉杨书远的头发说:“一个男孩子动不动就哭,丢不丢人啊。”

????杨书远撇了撇嘴眼泪直掉,他走上前一把搂住了杨瑾遥的脖子哭起来,杨瑾遥还是第一次看见杨书远对他撒娇的样子,他无奈地拍拍书远的背安慰起来:“到底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杨书远抽抽搭搭地说:“爸……爸爸……我们家……我们家是不是很奇怪啊?”

????杨瑾遥愣了一下,不知道杨书远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他缓下声问:“怎么会奇怪?别人说你什么了吗?”

????杨书远把鼻涕眼泪全部蹭在杨瑾遥的白衬衫上,他搂紧着自家爹委委屈屈地说:“他们说我们家……我们家是变态……说……说我没有娘养……还说……还说我身上有病毒……他们的……他们的爸爸妈妈让他们不要……不要和我玩……说……说我会让他们变……变成同性……同性恋……”

????杨书远越说越伤心,这几天憋在心里的委屈感一瞬间爆发了出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我……我才没有病毒……我……我有妈妈……而且我们家也不是……不是变态……”

????杨瑾遥在领养杨书远的时候,他就担心未来的有一天,杨书远可能会要面临这种事情,可是他没有想到,杨书远现在这么小,已经不得不面对了。

????杨瑾遥看着哭的喘不上气的杨书远,然后认认真真地对他说:“书远,爸爸要跟你说一些事,你可能现在不明白,但我还是想跟你说。”

????“书远,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自己存在的方式。”

????“爸爸和妈妈很爱你,这是我们家的存在方式,全天下那么多家庭,只有几户人家像我们这样,但这不是因为你是异类,而是因为你是特别的,你是被老天眷顾的孩子。”

????杨书远擦擦眼泪不解地看着自家爹:“我……我是特别的吗……”

????“对,你是特别的。”杨瑾遥抱紧了书远说,“书远,不是所有人都是特别的。”

????“我有一个什么都会的爸爸。”杨书远咬了咬嘴唇说,“他们都没有。”

????“嗯,他们没有,你有。”

????可能是杨瑾遥的话起到作用了,这么多天没有露出笑脸的杨书远这才笑了起来。

????“不过,以后可不许随便打架了啊。”杨瑾遥看着杨书远头顶上也被擦破了一块皮,这孩子就这么闷声什么都不说,“有人欺负你了,你要回来跟爸爸妈妈说,如果对方先动的手,你先要做到的是保护自己,如果他要是下手重了,那时候你就还手好了,让他知道你之前是让着他的,知道没?”

????杨书远乖巧地点了点头,顾恒站在门旁边看着这对父子俩,终于放心了些,有些事还是得杨瑾遥去做,还是他的话更有用一些。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371shui.com/11_93201/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