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撞在桌角撞得太狠了,枫尧到现在头还有点晕,本来想制造出一种跟陆浩延打了一场惨烈的架,然后打输的假象,结果这下自残自的实在是有点严重了,这一脑门子撞下去,就眼睁睁看着血顺着脑袋流了下来。

????看样子陆家那小子这次是真的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李榆抱着他难过的样子看的枫尧心里一颤,这种情况下,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睁眼了,想了半天眼看救护车都快来了,枫尧一咬牙还是决定装死吧,这种时候要是睁眼跟李榆说他什么事都没有,会被发现是装残的吧?

????这时候一个保镖走了过来轻声说:“董事长,您的未婚妻过来了。”

????因为贴的近,所以枫尧也听见了,未婚妻?李榆什么时候有的未婚妻?

????枫尧从来没有听李榆跟他提起过未婚妻的事情,以前两个人什么事都会说,可是为什么婚姻这么重要的事情他都没有跟他说。

????我们明明以前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啊。

????好吧,现在想想好像也不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枫尧瞒着李榆自己放走陆浩延的事情,李榆瞒着枫尧自己有未婚妻的事情,算两清了?

????“李榆,我爸让我们下个礼拜举办婚礼。”

????徐菁推开那些拦着她的保镖,径直走了进来。当她看到李榆抱着枫尧的样子的时候,徐菁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呵,李榆,我不在这里你都开始找初恋情人了么?”

????“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李榆瞪着这个傲慢的女人叫道,说完还有些急躁地看着那些保镖说:“那破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徐菁用脚踹了踹枫尧的腿说:“哟,装死呐,李榆,你别忘了你是要入赘徐家的,一个上门女婿就是摆出这么一副嘴脸的吗?”

????上门……

????女婿?

????李榆好歹也是个开公司的,为什么那么窝囊的去当这女的家里的上门女婿?

????枫尧现在都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就睁眼了,这样还能问个明白,现在这种情况他连问都没法问。

????“我不结了。”

????李榆用袖子口不断擦拭着枫尧额头上冒出的血,那该死的救护车,为什么这么慢。

????徐菁没想到李榆说不结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榆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笑的渗人。

????“李榆,你说不结就不结了?你当我是谁了?我不是你怀里那没爹没娘的狗杂种,我徐家好歹也大户人家,有皮有脸的,你就这么轻易地想结就结,想不结就不结了吗?”

????李榆忍耐着心里那股怒气瞪着徐菁一字一句地说:“我也是没爹没娘的狗杂种。”

????“哈,差点忘了,你可是白家的私生子啊,一个不要脸的小三生出来的孩子,李榆,要抢走白家,你得靠我们家吧?这婚约毁了,你借什么上位?”

????徐菁看着李榆那差的不能再差的脸色,瞬间有种报复的快感,就是要这样,要看着李榆跪在自己脚底下求她才好。

????“不用你操心。”

????李榆的一句话让徐菁呆住了,当初是李榆自己找上来就像走狗一样地跟在她身后,那时候的他还不是这么冷漠的啊。

????“李榆,那晚,我看见了。”

????想要摧毁他,把他摧毁的七零八碎才好,她徐菁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李榆脸色难看的看着这个女人,他见识过她发疯的样子,他不知道她到底要怎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拿着这个狗杂种的照片,躺在床上自?慰,我看见了。”

????李榆,带着这份恶心,下你的地狱去吧。

????“他知道你是个gay吗?你确定他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不堪的人之后,还会留在你身边吗?李榆,你真够恶心的,私生子,同性恋,呵呵,你想毁婚约?我徐菁还不愿意嫁给你这个变态。”

????“让一让……让一让……”抬着担架的医生现在才匆匆忙忙跑了上楼,虽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这里诡异的气氛让那些赶来的人也察觉到了。

????枫尧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有些震惊,他跟李榆从小在一起长大,他就把李榆当做朋友一样,一当当了这么多年,他一点也不知道李榆对他还抱有这种想法。

????私生子、同性恋、变态。

????这几个字眼就像一座山一样压在李榆背上喘不过气来,虽然下属们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李榆明显感觉到有异样的眼光朝他投射过来。

????他不怕这些人的眼光,他是上司,所以即便那些下属们背地里怎么说,他只要装作听不见就好,他最害怕的是枫尧,要是枫尧知道这些该怎么办。

????李榆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他知道在枫尧眼里他就是想报复白家,所以才做这些事。可是李榆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他要变强,他只有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别人才不敢去欺负他,不敢瞧不起他,这样他才能名正言顺地去追求枫尧,周围不会像今天这样投来的若有若无鄙夷的目光,那时候别人应该是恭维的、虚伪的去巴结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一个保镖看不下去了,弯下腰想把这个坐在地上的老板给扶起来,李榆手一甩把他甩开了。

????“滚!”

????“都他妈给老子滚!”

????当了二十多年朋友的人,原来以这种喜欢的姿态站在他的旁边。

????医生拿着绷带往枫尧头上缠的时候,枫尧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看着医院的窗外发着呆,李榆的那种喜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欢?

????李榆跟他们孤儿院的孩子不一样,孤儿院的孩子们有些是一出生就待在了那里,有些是父母后来出事,没了家人所以被送来了这里,可是李榆两者都不是。

????那年冬天,一个高大的男人牵着李榆的手来到了这里,天气冷的缘故,男孩把半张脸藏在了围巾里,针织的帽子压得很低,整个人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在外面。

????院长接过那孩子的手走到孤儿院的孩子们面前说:“这是我们的新伙伴,他叫李榆,你们要好好照顾他啊。”

????李榆有自闭症,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一开始知道跟他玩,可后来也逐渐对他厌烦起来,这人就像个哑巴一样什么话都不说。

????直到有一天孤儿院的一个男孩实在看不惯这个人,指着他叫了一声:“你跟我们一样都是没有爸妈的人,你在那里有什么好自傲的!”

????那是枫尧第一次听见李榆说话,李榆把枫尧推倒在地上,掐着他的脖子红着眼睛说:“我有爸爸妈妈。”

????明明比李榆大的枫尧第一次被身上这个男孩吓得不敢说话,可能是真的被吓的不清,枫尧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哇”地哭了出来。

????后来院长知道这件事之后把他们两个带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院长看红着眼睛还在掉眼泪的枫尧轻声说:“枫尧,你是哥哥你应该去照顾李榆而不是欺负他,这件事是你做的不对。”

????枫尧听院长也这么说他,哭的更凶了,明明他才是被吓到的那一个。

????院长看着两个人,一个始终保持着沉默,一个哭的稀里哗啦,她叹了口气,然后去厨房拿了一块刚做好的蛋糕放在他们面前。

????“不要跟他们说我给你们蛋糕了啊,不然一个个小家伙要吵死我了。”

????院长拿了两把勺子,一人手里塞了一个。

????枫尧抽噎地看着那蛋糕,然后把它推到了李榆面前说:“你年龄小,都给你吃。”

????看着偷偷吞口水的枫尧,李榆不禁有些好笑,明明这人是那么想吃。

????枫尧抽抽搭搭地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我是哥哥,我得让着弟弟,好吃的应该留给他。”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李榆舀了一勺蛋糕然后放在了枫尧面前,枫尧看着李榆那大大的眼睛看了半天,然后笑着把那口蛋糕吃了下去。

????“好吃。”

????那真的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口蛋糕。

????可能是那一次之后,李榆就和枫尧关系好了起来,所谓不打不相识,虽然枫尧是被单方面揍得那一个,可是他却自此之后缠上了李榆。

????李榆的身世后来也是李榆自己亲口对他说的。

????“枫尧,我其实是有爸爸妈妈的。”坐在秋千上的男孩看着墨蓝色的天空星星点点的星光轻轻说,“他们都不要我了。”

????“为什么不要你了。”

????枫尧不理解为什么有爸爸妈妈的人会来到这里,他的父母因为车祸身亡了,他家里也没有亲戚,所以警察就把他送来了这里。

????“因为我是个耻辱。”李榆用脚蹬了下地面,老旧的秋千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别人说我是爸爸的私生子,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恭恭敬敬地叫那个小孩为少爷,他们说那才是我爸的儿子,可是我也是啊,为什么要叫我为私生子?”

????枫尧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叫私生子,他靠在秋千的铁链旁,把李榆往前一推,看着男孩荡了起来说:“可能是你爸爸觉得你能照顾自己所以把你送过来了,电视里经常演的,一家两个孩子,因为承受不了经济负担,往往会送走一个孩子给别人养。”

????“真的吗?”

????看着李榆半信半疑的样子,枫尧笑着用力地推了一下,看着男孩荡在半空中,他说:“真的,他们不是不要你了。”

????好像也是那时候,李榆喜欢上了他,喜欢上了这个满嘴谎言去哄他的枫尧。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371shui.com/11_9320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