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6章龙之母大军西进

小说:冰与火之魔山 作者:格雷果·魔山 我要报错
????铁橡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就爆出了一个大事件,全城疯传。

????林恩·科布瑞爵士被韦伍德家族的一名铁匠师父给打死了。

????林恩的堂弟,侍卫队长贺拉斯·科布瑞在女院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正和女院的数名女子喝酒,脸一下子就白了。

????不一会儿,他的身边就聚集了一批兄弟,一共二十二人,全部来自心宿城,都是科布瑞家族旗下的骑士和士兵,多以科布瑞的分支血脉为主。

????这批兄弟都是林瑞·科布瑞的忠诚士兵,他们全部参与了杀害约恩·罗伊斯伯爵一行人。

????“我听说是那个小孩引起的血案!”一名兄弟说道。

????大家都是愕然!

????一个平民孩子能引发林恩·科布瑞这样的大剑客血案,这也太令人无法接受了。

????林恩爵士的喜好与众不同,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他一生就好两样东西,一是钱财,一是男孩。

????白天,林恩爵士在丝绸街遇上了符石城的达蒙爵士等一帮人,从达蒙爵士的手里带走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正是韦伍德伯爵夫人的铁匠的孩子,长得俊俏可爱,粗布衣服无法掩饰住他的俊美。

????“我们去见夫人,看她如何发落铁匠师傅。”贺拉斯·科布瑞低声说道,“这件事情不吉祥,大家都机灵点,万一是符石城的罗伊斯家族的复仇呢?如果是,我们都危险了。”

????二十二名兄弟无不色变!

????“一名铁匠,敢攻击林恩爵士,这真是令人感觉到了羞辱。那名铁匠就该被斩首,不不不,斩首太痛快了,他应该被一刀一刀的剥皮而死,就好像北境的恐怖堡卢斯·波顿,把所有被抓住的敌人都给剥皮。”一名兄弟说道。

????“一名铁匠,背后没有人指使和撑腰,他敢去动林恩爵士?我们和铁橡城可毫无恩怨纠葛。”贺拉斯冷冷说道。

????“米歇尔·雷德佛和小六也一起被杀死了。铁匠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死三个人?”一名侍卫心有余悸,他的目光闪烁,流露出了怯意。

????贺拉斯·科布瑞低声喝道:”我们在这里空谈无用,一起去看看大人身上的伤口就知道有多少人动手了。“

????众侍卫纷纷附和!

????于是一行人穿戴好铠甲头盔,挂上剑带,飞一样的出了女院,直奔安雅夫人的主塔。

????等他们赶到,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排队一直拍排到了大门口。这些人铠甲长剑,全副武装,就好像马上要和某人开战、挤满了大厅的人有铁橡城的侍卫团、有魔山的将军们、还有符石城罗伊斯家族的残兵败将们。

????贺拉斯·科布瑞挤进人群,就看见了地上三具血迹斑斑的尸体,米歇尔身上被捅刺了多刀,有的地方皮肉翻卷,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这情景令贺拉斯等二十余人想到了菲尔德爵士。

????菲尔德爵士被杀死的时候,也类似米歇尔·雷德佛爵士这样,遍体刀剑伤,深可见骨,惨不忍睹。

????但更惨的是林恩·科布瑞,他身上的刀剑伤相对比较少,但是整个头如西瓜一样的被人砸烂了。大厅里数百人,从未有人见过如此惨烈的死法。一些士兵和佣人已经看吐。

????贺拉斯近前,蹲下去,他看见了林恩·科布瑞爵士的肚腹和肩膀、手臂、腿上都有不同武器留下的醒目创口。

????杀死林恩·科布瑞和米歇尔·雷德佛的人不会是一个人,从不同的创口形式看,应该至少有四个人以上。

????贺拉斯·科布瑞看完三人伤口,起身,面对魔山和安雅夫人单膝下跪:“公爵大人,伯爵夫人,林恩爵士是被多人阴谋杀害的,他的伤口已经说明,凶手最少是四个人以上,他们使用了不同的武器。”

????“凶手就在这里。他是我的铁匠师傅,主动来投案的!”安雅夫人冷冷说道。

????在魔山和安雅伯爵夫人的面前,跪着安雅夫人的铁匠师傅,铁橡城的弓箭刀枪,都是这名铁匠带领着一帮铁匠师傅们敲打出来的。

????“夫人,这不可能是一个人所为。”

????“你说得对,贺拉斯大人,但我们的巡逻士兵就只抓住了一个人,其余的人已经逃逸,目前还不清楚都有谁?”

????“是符石城罗伊斯家族旗下的达蒙、寇瓦特、毛瑟三位大人。“贺拉斯肯定的说道。

????达蒙·谢特爵士——海鸥塔的领主;乌瑟·托勒特男爵——灰谷城领主;罗伊斯·寇瓦特男爵——冷水城领主。三大家族都是罗伊斯家族的旗下封臣,三个人和他们的侍卫都在这里。

????“为什么这么肯定?”魔山发话了,震得众人耳中轰轰乱响,“铁匠并没有供认是这三位大人。”

????“公爵大人,铁匠的孩子呢,在哪里?让他出来吧,孩子会认识这三位大人,铁匠为什么会杀死林恩爵士,起因就是因为孩子。孩子在林恩爵士的房间里,一定目睹了房间里的血案情景,让人把孩子带上来,我来问话。“

????“孩子受了惊吓,都不知道逃到哪里去躲了起来,已经找不到了。”安雅·韦伍德夫人冷冷说道,“贺拉斯大人,林恩·科布瑞喜欢孩子的恶习我早有耳闻,他在心宿城如何混乱我是不会管也管不着的,但他不该刚进铁橡城,就做出伤害我们韦伍德家族荣誉的事情来。”

????贺拉斯心里咯噔一下,安雅夫人的话风明显不对。一个平民铁匠,怎么可能和一个爵士比身份。死十个百个铁匠,也不能允许死一个爵士。

????“贺拉斯大人,你带着你的兄弟们去找找那可怜的孩子吧。”魔山说道,语气沉重,语调异样。

????“是,公爵大人,我们一定找到那受到了惊吓的孩子,让孩子说出他看见的事情真相。”贺拉斯恭敬说道。

????“很好,去吧。”

????“公爵大人。”安雅夫人说道,“我已经派了威利斯·韦伍德爵士领着一队人马去全城找孩子,我看就没有必要让贺拉斯大人也去吧。”

????“夫人,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贺拉斯大人也不是外人,他是林恩·科布瑞爵士的侍卫队长,堂弟,这次血案的苦主。”

????“好吧!”安雅·韦伍德夫人勉强说道。

????“多谢公爵大人和伯爵夫人。”贺拉斯施礼,站起来,唰的一声,挤满人的大厅里从中分开一道路,贺拉斯快步走出,身后,跟着心宿城的二十二名兄弟。

????众人出来,贺拉斯说道:“安雅夫人对我们充满了敌意,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打着奉命找孩子的命令,急速出城,回心宿城才能安全。”

????“大人,魔山大人在这里,安雅夫人怎么敢……”

????“林恩·科布瑞爵士和米歇尔·雷德佛爵士都被杀死了,何况我们。”贺拉斯低声说道,语气十分严厉。

????众兄弟达成了一致,齐齐收拾了便利的东西,跨上战马,向北门急急而去。

????*

????蔚蓝的海面十分平静,只听见缓慢沉稳的鼓点,以及木桨柔和的划动。被改造成战船的大商船贝勒里恩号呻吟着,粗重的牵引绳紧紧绷起,风帆则可怜地从桅杆上悬垂下来,纹丝不动。即便如此,当她站在前甲板上看着她的龙在湛蓝的晴空中互相追逐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依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

????“提利昂,魔山可信吗?他会仅仅凭你的一封信就献出龙石岛给我吗?”丹妮莉丝问身边的侏儒。

????“他会的,陛下。”一个声音在甲板上响起。他就站在女王陛下的身边,身穿青黑色的笔挺礼服,胸襟上别着国王之手的徽章。

????这枚徽章是他自己设计的,和君临城首相的徽章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个在人群中完全看不见他的身影的侏儒,正是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

????“陛下,即使魔山献出龙石岛,我们也一定不能放过魔山。”一个白胡子老人说道。他语气舒缓,但不怒自威,锋锐的气质隐隐约约,就好像一柄藏在剑鞘里的宝剑。

????“为什么?”提利昂耸耸肩膀,“巴利斯坦爵士,你并不了解现在的魔山。”

????“我只知道他是个连孩子和妇孺都不会放过的恶人,就凭这一点,他就必须死。”巴利斯坦平静说道,”当年君临城破,魔山恶行震惊七国,而那仅仅是他诸多恶行中的一次恶行。维斯特洛大陆上,也许谁都可以谈一谈,但魔山十恶不赦,必须死。“

????“他摔死了我哥哥雷加还不会走路的孩子,奸杀了伊莉亚·马泰尔王妃。我记得这一点,记得很清楚。“丹妮莉丝冷冷说道。

????提利昂张了张嘴,但并没有发出声音,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打断了这场关于魔山的谈论——

????“陛下,前面发现一艘商船。”舰桥上,一名了望士兵喊下来。

????“这里是大海,士兵,我们会遇上不少大商船。”提利昂说道。

????“这艘船迎面而来,看它的航线,并没有要避开我们。”士兵喊道。

????“让它靠近。”丹妮莉丝说道。

????“是,陛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旗舰上吹响了号角,护卫旗舰的十二艘战舰从中分开,让出中间一道宽阔的水道。

????数百艘战舰成阵型前进,一艘商船敢不让路,而是直接对驶过来,这可能是一艘信船、或者是某个岛屿王国的国王送来的礼物。

????龙之母的舰队从奴隶湾出发,所到之处,岛屿王国,岸边的总督,一些人会送来粮食、金银珠宝、武器、还有喂养多斯拉克人战马的马料。

????*

????如今,在丹妮莉丝的身边,人才济济:首相提利昂·兰尼斯特;御林铁卫队长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贴身侍卫大熊乔拉·莫尔蒙;情报大臣八爪蜘蛛瓦里斯;铁群岛的阿莎、席恩和铁舰队总司令维克塔利昂。

????三名血盟卫:乔戈,丹妮的寇和血盟卫,使鞭;阿戈,大草原上着名的神箭手,拥有无价之宝龙骨弓,这是丹妮莉丝孵化出龙的时候送给阿戈并任命他为自己的寇和血盟卫;拉卡洛,丹妮的寇和血盟卫,使刀。

????无垢者军团。军团指挥官为“灰虫”,副指挥官是“英雄”。无垢者是一支由被阉割的阿斯塔波奴隶组成、受过魔鬼训练、天下闻名的精锐步兵军团,总兵力约8000人。

????三名雇佣兵团的团长:暴鸦团团长达里奥·纳哈里斯,总兵力约500骑,在渊凯围城时兵变投靠丹妮。一名浮华的泰洛西佣兵,同时也是丹妮的追求者。

????次子团团长是“棕人”本·普棱,军团总兵力约500人,在渊凯围城时兵败投降丹妮,本·普棱自称有坦格利安血统,他对丹妮莉丝很忠诚。

????风吹团的团长褴衣亲王,军团总兵力约2000人,在弥林围城时因为无法忍受渊凯军指挥层的腐化无能,接受了巴利斯坦的游说而倒戈,条件是丹妮日后协助打下潘托斯以报前仇。一个流亡的潘托斯贵族。

????*

????丹妮莉丝强大的战舰军团中,阿莎负责战舰的前锋,维克塔利昂负责中军,后军则归席恩指挥。

????虽然大海风平浪静,但各艘战船的甲板上,几乎看不见一个多斯拉克人。

????女王的多斯拉克人把海洋称为毒水,只要马不能喝的液体就是不洁的东西。当数百艘船从奴隶湾起锚的那天,他们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在走向地狱,而不是驶往潘托斯。她年轻而勇敢的血盟卫们注视着逐渐缩小的海岸线,眼睛瞪得又大又白,但每个人都决心不在其他两人面前显露惧怕,她的女仆伊丽和姬琪则没有这番顾忌,她们死命抓住栏杆,即便再小的颠簸,都呕吐不止。

????而丹妮莉丝的小卡拉萨的其余部众全待在甲板下面,宁可与紧张不安的马匹为伍,也不愿瞧见这个没有陆地的可怕世界。航行六天后,偶遇一场突来的风暴,当时她透过舱盖听到甲板下的声音:马儿蹬踢嘶鸣,骑手们则以轻微而颤抖的声音不住祈祷。这遭到了来自铁群岛的铁种们的大肆嘲笑,为此,在航行了十天之后,双方在某天的夜里、在数艘战船上,都同时发生了非常剧烈的战斗,在付出了几十条生命为代价后,丹妮莉丝下令把多斯拉克人和铁种们分开,并下令再有械斗者,一律处死,将军们则被驱逐。

????但没有风暴可以吓倒丹妮,她的称号便是“风暴降生”。当年,她在遥远的龙石岛哭号着出世时,维斯特洛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暴风雨也于同时在海上呼啸。

????狭海上时有风暴,丹妮在孩童时代便穿越过几十次,从一个自由贸易城邦逃到另一个自由贸易城邦,仅仅领先篡夺者的刺客一步之遥。在这个过程中,她喜欢上了海洋。她喜欢空气里刺鼻的咸味,喜欢苍穹覆盖下的无垠海面。这虽然让她自觉渺小,却也感到自由。

????大海上,她喜欢此刻跟着贝勒里恩号游泳的海豚,如银色标枪一般穿透波浪,她还喜欢不时瞥见的飞鱼。她喜欢水手,喜欢他们的歌谣与故事。强大起来的丹妮莉丝在大海上时不时会想起一个人:哥哥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如果哥哥更理智,更有耐心,那么此刻航向西方以取回王座的应该是他而不是我。虽然她明白韦赛里斯既愚蠢又恶毒,但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念他——不是想念那个残酷而软弱的牺牲品,而是想念那个童年时代常给她讲述七大王国故事的男孩,那个为她描绘登上王位以后美好生活的国王。

????“陛下,商船接近了。”大熊乔拉·莫尔蒙说道。

????丹妮莉丝回过神来,说道:“允许两船相接。”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371shui.com/11_89108/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