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楮实垂下了头,有些难为情地道:“褚某……是因为损毁了一尊青铜混元丹炉,才被赶出翠玉宫的!在仙界,仙器也是有品阶的,寻常的仙器大多为一品、二品,而那尊青铜混元丹炉却是罕见的五品仙器,是翠玉宫中的重宝,也难怪师尊他老人家动了雷霆之怒,将褚某赶了出来……”

????妊乔轻轻点了点头,原来仙器也是有品阶的,却不知自己手中的雷公锤和寂灭冰莲是什么品阶的仙器?倒是可以找个机会鉴定一下。

????楮实见妊乔面色肃然地认真倾听着,才接着道:“褚某被赶出翠玉宫后,在仙界四处游荡,听闻在精灵之界无底之崖深处,有一处精灵王的洞府,里面存放着初代精灵王四处掠夺来的宝物!众多的宝物中,有一尊双珥八卦丹炉,乃是一件品阶比青铜混元丹炉还要高的六品仙器,为了得到这尊丹炉,褚某便义无反顾地通过异界之门来到了这里……至于师叔他是如何来的,褚某就不得而知了。”

????又是异界之门!看来在三界内有许多座异界之门,都可以通往无间地狱的第五层精灵之界,不过,这异界之门与传送阵法不同,传送阵法是可以双向传送的,异界之门开启后,却只能单向传送。

????妊乔抬起头看了楮实一眼,道:“褚仙师可知这里是九幽无间地狱,进来容易,想要出去就难乎其难了!唯有抵达无间地狱的第九层,据说那里有离开无间地狱的方法,但万万年来,从未有人从无间地狱中走出去过……为了寻得这尊双珥八卦丹炉,褚仙师竟然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么?”

????楮实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笑道:“有人走出去了,师尊曾经提起过,那是一头浑身雪白的十阶灵兽!再则说,那尊青铜混元丹炉是褚某毁坏的,为了师尊和翠玉宫,就算是龙潭虎穴、刀山剑树,褚某也愿意闯一闯!”

????妊乔的眸光一沉,心道:浑身雪白的十阶灵兽……莫非是白泽?

????“褚仙师是何时离开仙界的?”

????楮实沉思了片刻,道:“大概有几百年了吧!这无间地狱之中,时无间,命无间,恶趣无间,浑浑噩噩地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几百年?六千年前仙魔大战时,通天建木被摧毁,仙界便杳无踪迹了……难道,通天建木并没有被摧毁,仙界也没有消失?妊乔心中的谜团一个接一个,接着追问道:“那褚仙师在仙界时,可曾听说过那场震动三界的仙魔大战?”

????楮实晃动着肥大的耳垂,道:“翠玉宫虽然在仙界,但师尊他一直闭关自守,从不参与外界的纷争。褚某也是来到了精灵之界后,才听说那场仙魔大战和通天建木被摧毁的消息的。”

????妊乔微微颔首,看来从楮实的口中也问不出什么了,下次若是再遇到那名童子和那位仙人,定要好好结交一番,说不定可以从他们的口中获得一些仙界的消息。

????“水……”

????床榻上的亚丁低吟了一声,亚吉走上前去,将一个水囊放到了他干裂的唇边,亚丁睁开眼睛看了亚伦一眼,便再次昏迷了过去。

????亚伦丢掉了手中的水囊,慌忙去探亚丁的鼻息,见他的呼吸顺畅,脉象平稳,只是昏睡了过去,才安下心来。父王死了,除了亚吉那个贼人之外,他只剩下亚丁这么一个亲人了,他不想再失去亚丁!

????妊乔轻轻拍了拍亚伦的肩膀,道:“不必担心,他体内的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不过,我若是你,就离他远远的,这个人野心勃勃,觊觎精灵王的宝座很久了,若是让他得知老精灵王将精灵王冠和王位都传给了你,想必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亚伦点了点头,知晓妊乔所言极是,但自打父王死后,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渴盼过亲情,刚刚亚丁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都让他感觉无比温暖。

????妊乔明白这个可怜的小殿下心中对于那份缺失已久的亲情的渴望,多说无益,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赢勾靠近了妊乔,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姐姐让赢勾打探的消息,赢勾已经打探到了……落雨姑娘的确来到了精灵王城,但她被精灵女王的人带走了!”

????“什么?”

????妊乔回忆起了在清心殿中亚吉和姬无双的对话,看来那位落花姑娘并不是精灵女王的女儿,她的姐姐落雨才是!既然落雨如愿以偿地回到了精灵王国,又寻到了自己的生母,妊乔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只是,不知伊迪是否同她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传来,整座大殿都跟着震颤了几下。

????妊乔站起身,惊道:“糟了!精灵王宫的防护阵法被人攻破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她本以为这座防护阵法可以撑上一阵子的,没想到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有撑住,就被人毁去了,可见这一次来的都是隐藏在精灵王城中一等一的高手!

????“哪里走?”

????一名身穿绿色衣裙的精灵族女子闯入了大殿之中,拦住了妊乔等人的去路。她浅棕色的长发梳了一个双垂髻,两缕鬓发从耳边垂落而下,一双墨绿色的大眼睛在殿内扫视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躺在床上的亚丁身上。

????从她的身后相继闪出了两个身影,一位是身穿白衣的翩翩公子,另一位则是半身**的卷发大汉。

????妊乔见到那名白衣男子,拧了拧双眉,眼中怒意升腾,道:“又是你!你怎么老是阴魂不散?”

????“呵呵”

????白衣男子凤目一挑,笑道:“妊姑娘中了在下的三支葬魂箭,还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这里,还真是福大命大!”

????妊乔银牙暗咬,自打在云深之丘城外中了那三支箭后,她的神魂就受到了重创,修为大减!每次头痛之症发作时,都疼得她死去活来!这一切都是被眼前这个人所害,他倒好,还站在那里说风凉话!

????“闻人,若不是看在闻人的情分上,我现在就跟你拼了……”

????来人正是白衣无常闻人和牛头阿傍,二人身旁的那名绿衣女子则是他们在坊市上结识的精灵族女子八荒。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371shui.com/11_86693/522/